台风过境


周三


星辰

 

 

 

谢谢大噶

巷尾的热风
(官博什么时候能给个原图)

姐姐真漂亮 番外

cp:周三     鸭肝悠昀马东港九星辰

!:(潦草的)论坛体 双性 

 请勿上升真人

 

 

 

 

校草的姐姐居然?????

 ——————————————————

楼主(匿名):请问这位真的是校草的姐姐吗这太奇怪了吧

  

聊天截图(去掉头像的)

21:21

学长?????

  

21:27

我是他姐姐 他去洗澡了 有事吗

  

啊,姐姐好。

没事了。

  

21:33

我看到聊天记录了

这个。。。。

  

你这样做是不是有失偏颇 他们关系没有差到为了给你机会就分手

【年幼的我就不能为爱情留一次眼泪吗.jpg】

  

呵 为爱情流泪?姐姐手撕小/三的时候你们牙还没长吧

学长的姐姐应该也很漂亮吧怎么还会有小/三?

因为傻逼一直都有 不过谢谢 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漂亮

年轻????冒昧问一下,姐姐你的年纪?

  

32

。。。。。。

你多大

17

我是问你j/b多大 不是在问你年纪

啊????

   

啊什么 你不就是想跟他上/床吗 姐姐也可以满足你

我不是。。。。

不要装纯了你们不就是图他人美心善器/大/活/好/吗

器/大?????姐姐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 他第一次高/潮还是我给的 你说我怎么知道

学长不是这样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你跟他很熟吗 你是不知道他在床/上有多凶弄得我有多疼 我昨天差点起不来

昨天!!!??你们还有在。。。学长不是有男朋友吗

不然你以为他青春期男生的精力往哪里发泄 哦你也知道他有男朋友啊

。。。。。。

不要。。。了 你就说想不想要姐姐陪你玩 你们学长跟我长得很像哦

可是我们差15岁啊。

你嫌弃姐姐吗 不想尝一尝吗 成熟女人的滋味是你想象不到的

额,打扰了。

   

   

 ——————————————————

   

   

   

   

   

请问是直接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直接放在论坛不好吧怎么也是校草啊

姐姐凶我!

玺高那么多校草你说哪位

姐姐开课教学手撕渣男吗

姐姐好会

好中二是中本校草吗

   

  

  

osaka prince:我今天不做校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做校草可还行

那校草我来做好了

楼上有毒啊

   

  

  

1:我不做校草很久了

不!一哥哥我pick你!

 

TY:不是我

 

☁️:今天我是校花

osaka prince:wink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董小花姐姐爱了

实时捕捉四位校草

悠昀 你们开心 我也 开心

理性分析 郑在玹金道英徐英浩李永钦金廷祐黄旭熙钱锟 其中一个

楼上沙雕吗就他们没有上线了

这个考试范围有点大

   

 

 

锟哥:亲故是你吗亲故

Johnny :据我所知郑在玹只有一个姐姐

10:这个语气一看就是那个谁

TY:亲身经历保证实锤

osaka prince:亲身经历绝对是那个谁

  

 

 

还差四位需要做法吗

今天我可以看到校草聚头吗

廷祐粉头可以在帖子里拥有姓名吗

小九姐姐今天能看到你吗

  

 

 

9⃣️:不是小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儿!

小九妈妈爱你!!!!!!!!!!

🃏:喂 你们不可以这样!

lucas你怎么能发语音

姐姐排场好大好多校草

  

 

 

Jaehyun:姐姐你好那个 

☁️:看姐姐的描述郑在玹你不是人

osaka prince:破案了就是那个谁

1:大家散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姐好那个

姐姐牛逼手撕情敌典范惹

笑到头掉了

所以那个谁到底是谁

楼上新生吗

就那个谁啊

🃏:me 都知道 你们这一届不行啊

  

 

 

 

TY:漂亮姐姐 在线陪玩

今天不做校草的李学长要在线rap了吗

这是相声吧

full sun:Booming system uh uh ty track ty track

  

 

 

天啊我有生之年居然不用小号去初中部划水也可以在本部看到漂亮弟弟

我可以期待一下未来之光们吗

姐姐来了!!!!!!!!!!!!!!!!!!

  

 

 

年糕:吃瓜

no jam:看戏

NANA:围观

弟弟们好!!!!!!!

00line妙啊

 

full sun:我想@,,,

mark LEE:不 你不想

颗粒!妈妈!来了!

full sun:这位学姐你好奇怪

555马东锁辽😭

这门亲事妈妈准了

  

 

 

 

乐乐妈妈能看到你吗

星星妈妈能看到你吗

乐乐:乐乐不在

麻薯:星星不在

麻薯今天不要出门!很热会融化的!

麻薯:今天麻薯和乐乐一起打游戏没有融化

星辰一定是天使555555😭

 

 

 

  

楼主(匿名):还有人关心主题吗所以这位姐姐?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姐姐就是那个谁

直接在论坛讨论这些不好吧楼主

姐姐不要面子的啊

 

 

 

Jaehyun:你们都要叫哥哥 散了

 

—————————————————— 

该帖子已删除

 

 

 

 

end

沙雕文学真好搞 不妥就删辽

谢谢大噶

姐姐真漂亮

cp:🍑🐰     

!:意识流 双性(这个私设很严重)

请勿上升真人 

 

 

 

 

 

  

金道英有两个性别 第二性征更趋向于男生 可是有能孕育生命的子宫 是阳刚和阴柔的大一统 

 

 

其实本人和父母并不介意 因为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想要儿子的妈妈和想要女儿的爸爸在知道消息后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激动

  

  

社会性别登记了男生

  

  

上学的时候告诉了校长和任课老师 至于同学 金道英想告诉谁告诉谁

  

  

小时候妈妈帮金道英蓄发 长大了问他想做男生还是女生 那个时候金道英刚刚学会编头发 把掉下来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 随便 一三五男生二四六女生星期天看心情 然后一直保持着到腰的长发

  

  

这个规律实际上只坚持了一个星期 因为麻烦

 

 

金道英喜欢扎低马尾 金道妍喜欢散着头发 有时候会用卷发棒捣鼓一下

 

 

不介意作为女孩子 但是拒绝了妈妈给的假胸 很少穿裙子 就算是女生也是很酷的女生 每个月的那么几天尝尽身为女生的痛苦 对班里的女生很照顾

  

 

在妈妈的谆谆教导之下学会了化妆 尤其是眼妆 连下眼线都勾上的时候是街上最靓的仔

  

 

第一次实战应用是初三的万圣节化妆舞会 跟隔壁班的徐英浩一起扮赎罪的男女主角 晚餐那一幕 金道英的绿色裙子很绝 那是金道英第一次在学校里穿裙子

 

 

据说徐英浩的化妆技术是金道英亲授的

 

 

郑在玹高一转到恩玺国际高中 转到玺高之前一直在北美生活 就读于NCT私立学校 六年制那种 即将升入五年级的时候跟随因工作原因回国的父母一起回到祖国

 

 

回国之后被父母拎到的这所学校其实是NCT在亚洲的分校 学校管理完全照搬 建筑风格也有意模仿了 只不过分成初中高中两个部 德林初中和玺高隔一块草坪

 

 

郑在玹转学之后完全没有去到新学校的新鲜感 最大的兴趣是班里那位漂亮姐姐

 

 

学校不用穿校服 但是姐姐从来不穿裙子 大概是个很酷的姐姐 而且昨天姐姐的皮衣眼线高马尾真的很绝

 

  

由于金道英一直留着长发 喉结也不是那么明显 郑在玹一开始真的以为金道英是女生 也是用追女生的方式去追金道英 奇怪的是金道英本人觉得还ok  金道英很苦恼 这是他第一次害怕自己是双性人

 

 

关于金道英的头发是这样的 学校本身是不要求女生一定要扎头发 因为身体原因老师默许了他的长发 金道英开心就扎一下不想动就披着头发来上学 可是金道英的头发真的很长 班主任有一次委婉的跟金道英提了一下要不你把头发扎一下你看你散个头发也不方便 结果金道英第二天扎了莱戈拉斯那个骚逼发型还特地穿的有点复古正式  像从密林出来的便衣王子 从此之后班主任就没说过金道英的头发了

 

 

郑在玹跟同是北美人的徐英浩很快熟络起来 还一起做学校的电台节目 并搞到了去年金道英万圣节的照片 暗暗期待今年的十月三十一号

 

 

小道消息 郑在玹第一次撩金道英给他听了《姐姐真漂亮》

 

 

确认关系那一天金道英坐在郑在玹腿上跟他打/啵 吻到忘情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要勃/起的意思 两/根/硬/物/抵在一起郑在玹惊了一下

 

 

金道英:惊喜吗

郑在玹:姐姐真漂亮

 

 

不过郑在玹平时还是叫哥多一点

 

 

金道英和郑在玹的恋爱谈的很高调 差不多只有老师不知道 可是玺高新晋校草这么快就被蝉联好几届校草的金·铜墙铁壁·道英拥有还是很多人不甘心 晚饭之后两个人牵着手在学校里乱晃 有一个喜欢郑在玹的女生跑上去朝着金道英就是一顿数落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一个男的还成天赖着人家恶不恶心

 

 

郑在玹不高兴了 脸很快冷下来 往前一步说这位同学请注意你的措辞 





女生跑上来也只是因为看不顺眼他们牵着手还有说有笑脑子突然一热 郑在玹的突然靠近让她有点不知所措(这样的脸突然靠近换成谁都会不安的) 一时说不出话只是瞪着他们两个

 

 

金道英把半挡护在自己身前的郑在玹推开 抱着手臂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生

 

 

你得意什么 你有的我也有 你能给郑在玹的我也能 我还能给他你给不了的 不是我赖着他是他赖着我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 金道英说完就牵着郑在玹走了完全不关心把视觉焦点让给女生她会不会尴尬 后来金道英手撕情敌的光荣事迹在学习论坛置顶了一个月 不知道金道英身体状况的可能搞不懂 但知情人士在论坛看到消息之后笑得满地找头
 
 
 
 
 
 
李马克:I 很 respect you

 

 

其实金道英手撕情敌还不止这么一次 高二那会线上搞过一个给郑在玹告白的学弟  事情是这样的 那晚金道英在郑在玹家过夜 那个男生不知道怎么要到郑在玹的联系方式 郑在玹好心的通过好友申请之后就接收到连番告白 对方夹叙夹议饱含感情写了一大堆 归纳总结就是喜欢你好久了给我个机会 但是在郑在玹眼里就是想让他绿了金道英 这哪能啊 傻逼才会跟金道英这样的人间宝藏分手

 

 

郑在玹把消息合并转发给在客厅看电影的金道英 配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金道英让他立马把手机拿过去 郑在玹由着金道英拿着自己的手机捣鼓 自己去洗澡了出来之后金道英已经在继续看他的电影 郑在玹坐过去跟金道英靠在一起 金道英把手机还过去 放心吧姐姐帮你吓跑他了 郑在玹做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金道英笑得有点得意 怎么办啊我们在玹魅力不减我很担心啊 郑在玹亲了亲金道英 总之道英哥的男朋友一直都会是在玹

 

 

这次的手撕情敌也上了论坛热搜

(帖子内容放番外了)

 

 

郑在玹很喜欢金道英的眼睛 觉得他是自己见过最有灵气的人 那段时间郑在玹沉迷于魔戒 私下里会叫他道英王子 后来看过金道英为了气班主任特意早起编的电影里莱戈拉斯的头发觉得精灵王子才贴切

 

 

因为在他们身上郑在玹都看到生生不息的希望

 

 

但是金道英不领情 金道妍上身 腿一翘 把头发一撩 王什么子 叫我女王

 

 

郑在玹:姐姐你好那个

  

 

 

 

 

 

end

私设很严重不妥就删辽

谢谢大噶

  

Legolas的头发



 

 

 

  

 

 

这张图本周top1 D社好会 马东好绝

主神日

cp:jaedo

!:请勿上升真人 年龄差 不列颠的星期制里星期三是主神日来源于主神Woden

 周三快乐

1

 

 

2
(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金道英和郑在玹都难得休假在家,小孩子不愿意出门,郑在玹陪着金道英在家里捧着西瓜看电影。Like sunday like rain。金道英嚼着西瓜,兔眼盯着屏幕看得很认真,虽然平时不热衷于身体接触,但现在和郑在玹肩膀靠着肩膀,一条腿还搭在郑在玹的腿上。

   

郑在玹扭头的时候刚好看到金道英伸舌头舔掉溢出嘴边的西瓜汁,忍不住又多看几眼,去跟以前那个小男孩比较。当郑在玹沉浸在十年前的雨天里不自觉上扬,金道英感受到右边的炽热,回头发现郑在玹在看着他傻笑。郑在玹偷看被发现之后一点都不堂皇,反而笑得更欢。被偷看的金道英并没有生气,看了他一眼,凑上去亲了亲郑在玹的下唇,又扭过头继续看电影。

  

金道英的西瓜吃完了,把瓜皮放在茶几上拿纸巾把手擦干净,这次直接靠在郑在玹身上,收回了腿挪了挪身子,找到舒服的姿势之后头就枕住郑在玹的肩膀。郑在玹用另一只手揉了把金道英的头毛,侧过头对着黑色发旋按下一个吻,洗发水的牛油味瞬间充盈了鼻腔。

   

他们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一般都很安静,而且今天这部是一个有一点悲伤的文艺片。在两个人一如既往的观影时,金道英突然问了郑在玹。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也这样吗”

  

“没有,你都不怎么愿意说话,我也没有去你家照顾你,而且我年纪没有这么大”

郑在玹思考了一会给出答案,事实上他们除了和两位主人公一样有年龄差之外好像没什么共同点了,何况埃莉诺和雷吉(电影的两位主角)说不定没有像他们一样重逢。在郑在玹发表观点之前金道英又问他。

  

“你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呢,你不会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对我有想法吧,郑在玹”

“想法是有一点,但不是那种想法好吗”

“你,,,呀,我还是小孩子啊!”

“我也未成年啊”

  

金道英觉得郑在玹说的在理,找不到反驳的点,注意力又集中回电影上。刚听完一段台词,身边的人又开口了,而自己该死的就是愿意被他分走注意力。教养使金道英扭过头与郑在玹对视并聆听他的发言。

  

“因为我们有灵魂的羁绊”郑在玹拉过金道英的右手,指着他的纹身“这是你的灵魂伴侣,也就是我,给你的烙印。它会时刻提醒着你我是你的固定同行人。”

  

“那你为什么不是和我同岁,不应该都是那样的吗,烙印一起觉醒然后进行第一次心灵感应”

  

“因为我受到上帝的指示先到达人间,先替你游历这个世界,先于你经历挫折不顺难过悲伤,等你到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带着你一起幸福。而且在创造你的时候,造物主一定经过一番苦想,花费很多的时间把美好的品质收集起来,都集中在你身上,所以近乎完美的金道英来到郑在玹身边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

  

金道英听着郑在玹自导自演,接一次你的梗你还得寸进尺了。“你好油腻”,说完之后立马扭回头去看电影,剧情已经进展了一部分,都怪郑在玹跟自己瞎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用遥控器调电影进度,顺势拉开和郑在玹的距离。余光发现郑在玹还盯着自己,伸手把他的脸摆正,无奈下一秒郑在玹又扭过来,不看也知道他的眼里流着蜜。郑在玹看着金道英的耳朵慢慢变红,伸手把小孩揽过来,嘴巴对着红着的耳朵。

 

“害羞啊”

“over哈吉嘛!”金道英放弃跟上电影剧情,转过头瞪着郑在玹,摆出一个自认为是凶人的表情。“谁要跟你演小说,你不尴尬吗,我纹身怎么就变成烙印了,烙的还是我自己的名字,那你的烙印呢?还是艺术家脑内活动都这么丰富?”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才这么多话说。而且道英也是要成为Artis的人哦”

“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电影都没看”  

“那不说了,道英看电影吧”

 

小兔子终于炸毛之后,郑在玹答应金道英不再讲这个无厘头的故事又伸手揉了把金道英的头毛。金道英为了表明自己还在生气,在郑在玹的手还没离开他的头顶时晃了晃头以示抗议,噘起一点嘴巴再一次拿遥控器调进度。

 

又安静下来,这次没有人再打断观影。电影结束了,埃莲诺回到父母的家,雷吉和埃莲诺隔空合奏着同一首曲子。其实气氛也没有很悲伤,埃莲诺家门口那棵树也生长的很漂亮,而金道英却有一点点难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靠回郑在玹身上,并且演进到枕入郑在玹怀里。片尾字幕滚动的时候金道英抬头叫了一声郑在玹。

 

“郑在玹”

“嗯?”

 

郑在玹手里还捏着金道英的一撮头发在把玩,闻声低头,看到金道英的眼眶红了一点,还是个感性的孩子啊。电影里埃莲诺和雷吉几乎在相遇的一瞬间就已经能洞穿彼此,他们从对方身上获得理解尊重和怜爱,都得到继续前行的勇气。对于结局郑在玹没什么不满,他懂得相遇和离别,知道在生命里短暂出现又消失的人的意义,也非常珍惜每个与他同行的人。

  

“我们还是不要像他们那样了”

 

“他们哪样?”郑在玹还在为金道英想法的跳脱疑惑,哪知那个小孩已经撑起身子从自己怀里脱离。空虚感正席卷而来,令郑在玹始料不及的是金道英直接跨坐在自己身上,胳膊环住自己的脖子,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像撒娇但是又没那么甜腻,像乞求又一点都不卑微,带着诚挚和笃定说了这么一句话。

 

“哥哥我们不要再分开了”

 

 

 

 

 

 

* Like sunday like rain(如晴天似雨天)是一部电影 百度百科:影片讲述了在一个夏天 贫穷音乐家埃莲诺为了生计去给一名12岁的音乐神童当保姆 两人在相处之下彼此间找到自我的故事             好看 安利

 

谢谢大噶 

晚安

祝我的cp中国情人节快乐

 
 
 
 
 
 
 
记一下七夕收获到的爱情/快乐
 
1段宜恩开微博了
2雨琦弟弟也开了微博
3熙哥丛林回来 穿了件领口大的衣服看到了锁骨
4电台直播郑选说妈妈在自己的房间里(虽然没有在用)贴了自己和金营在cs做mc时拍的海报
5天朝孩子发了好多七夕祝福
6梦崽直播
7明天可以看熙哥的认哥
8老张九宫格自拍
9啵崽地铁曲发消息了

主神日

周三还是要搞周三

cp:jaedo

!:请勿上升真人 年龄操作 不列颠的星期制里星期三是主神日来源于主神Woden

 

 

 

 

1

郑在玹高二放暑假的时候在一间画室做助教当社会实践,连续十天的无偿工作让他早上从床上挪下来的速度又慢了一点,而且比以往更加不情愿。

  

画室主要面对小朋友开放,这就意味着郑在玹不得不帮画室老师奶十天孩子,谁能想到艺高校草面对好几个小孩子手足无措的样子呢?显然郑在玹也十分抗拒这个现实,所以一到画室跟老师打过招呼就开始帮着准备上课要用的画具和材料,顺便扫了遍地,以表自己只是来打下手的决心,而且老师本身有两位助教,都是大学在读的师姐,课堂辅助应该绰绰有余吧。

      

显然郑在玹忘记了自己帅气温柔初恋学长的人设。

   

开始上课的时候郑在玹在教室的角落旁听,刚开始用老师做现成模特画速写,被自己画着的那位突然cue到自己。“孩子们,这是和你们一起上课的郑在玹哥哥,画画过程中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像他请教哦,你们郑学长是艺高美术系的高材生呢”

   

“哈哈,孩子们好啊”郑在玹接受着孩子们突然转向自己的目光,站起来挥手跟他们打招呼。有几个小姑娘看着他偷笑,也有小男孩大声的叫自己“哥”。

   

Yogi好尴尬啊。

  

   

  

2

老师讲完课,孩子们开始画画,郑在玹帮忙发完纸后被师姐告知自己要来回走动关注孩子们的绘画状况,如果发现有人进行不下去了要加以援助,还要帮忙维持课堂纪律。搬出商业微笑答应下来之后他开始在教室里,围着坐了十个小孩的长桌绕圈。

   

他发现那个坐在角落的小男孩子一直没有动笔,也不干别的,不跟其他小朋友搭话,不到处乱跑,只是安静乖巧地坐着。他走过去蹲在男孩旁边,小声问他,“你的兔子呢?”

  

今天的主题是兔子,孩子们需要画出兔子的一天然后把画面内容串成故事。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而现在他身边的小男孩还是对着白纸发呆。发问之后男孩也没有回答,转过头看着自己。郑在玹被他的兔子眼盯住之后呆滞了大概三秒,天啊他哪用画啊,他自己就是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金道英”

“那道英我们来画一只兔子试试看好吗”

“不好”

   

???????????

  

“我不会画,哥哥教我”

  

在郑在玹给眼前的小孩子安上高冷人设之前,小孩子软软儒儒的声音又飘进耳朵。金道英叫的哥哥怎么比小妹妹们叫的欧巴更可爱呢。郑在玹右手包着金道英的右手,带着他在纸上画兔子,金道英显然没想到这个哥哥会直接环着自己握住自己的手来教,小脑袋瓜里掀起一层浪。

    

“我们已经有一个刚睡醒的兔子啦,道英自己画一个在吃早餐的吧”

“嗯”

   

郑在玹看到金道英因为紧张咬住自己的下唇,摸了摸他的头告诉他不要着急。因为是蹲着,他的左手手肘撑在膝盖上,手伸进桌下,大概也是金道英的手在桌下的位置,金道英碰到郑在玹的两根手指是偶然,攥住它们是却无意识的,他紧张的时候手里习惯抓着东西,有时候绞衣角,有时候左手抓右手。郑在玹在大拇指被温热的小手包住的时候惊了一下。

    

被金道英认真的眼神可爱到了,郑在玹不自觉笑了出来,金道英叫声哥哥示意郑在玹自己已经完成了,郑在玹回过神来去夸他,而金道英正意识到自己抓着郑在玹的手指。“对不起”金道英松开手后低着头,郑在玹笑的更欢了,又摸了一把金道英的头“道英画的很棒啊”

   

   

  

3

郑在玹以为金道英已经把自己当作可以亲近的哥哥了,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郑在玹绕桌子的时候都会在金道英这里多停一会,也会多帮他一些。

    

可是他发现小孩子不怎么愿意和他聊天,只是些礼貌的问好和谢谢,讲话声音也小小的,语速很平缓。不只他自己,金道英对其他小朋友和其他老师也是这样,课间休息也不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小点心也从来都是最后一个去拿,完全没有七岁男孩子的好动。不能定义为高冷,因为金道英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会认真看着自己的眼睛,嘴角翘起来一点点,听完自己的指导还会说“谢谢哥哥”,可是郑在玹觉得这个小孩的微笑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

   

金道英每天都被打扮的很好,戴过不同颜色的贝雷帽,穿过水手服,蹬过小皮鞋,每天提着他的皮质小书包进来,一一和老师问好然后把书包放到储物柜里,坐在位置上等待上课。第一天以后金道英没有再出现过不动笔的状况了,虽然画的很慢,但是也很认真,老师夸他画的好他从来不兴奋,点头谢谢,然后笑得甜甜的。

   

郑在玹好奇,但是又说不准自己好奇什么。好像什么都好奇,好奇这个小朋友在家里的样子,好奇这个小朋友长大的环境,好奇这个小朋友的爱好,好奇这个小朋友叫自己哥哥的时候是不是真的把他当作可以信任的哥哥。

   

现在的小朋友真难懂。晚上郑在玹在家里做暑假作业,今天带着紫色贝雷帽的金道英突然出现在脑海里,挤掉了他的解题思路。回过神之后揉了把头发,发出这句感叹之后重新做题。

   

   

   

有一天下很大的雨,课间的时候郑在玹没有发现安静坐在座位看书的金道英,转了一圈在课室外面找到在哼着什么的小孩。画室是一间两层的房子,从大门进到室内有一个被打理得很好的小花园,金道英就站在屋檐下望着雨幕发呆。郑在玹又蹲到他身边提醒他小心不要被雨淋到,然后问他在哼什么歌。

   

“这不是一首歌,每次下雨我都出来给雨哼歌,哼久了就有规律了”

“原来道英喜欢唱歌啊”

    

金道英没有接话,郑在玹又把他们之间的天聊死了。金道英的声音很好听,歌声穿进雨里,再飘回郑在玹的耳朵里时带着夏天的清凉,让郑在玹想起前天画的很多蓝色的水彩画。听小孩又哼了几遍,拿了手机在背后偷偷录了下来。他察觉到金道英在音乐上的天赋,就像发现自己从小画画就比别的小朋友厉害。问金道英是不是更喜欢唱歌,小朋友嗯了一声,声音还是小小的,混在雨声里郑在玹差点听不见。

   

“道英为什么不去学唱歌呢”

“妈妈没听过我唱歌”

“那我是第一个听到道英唱歌的人吗”

“嗯”

   

郑在玹特意凑近了去听,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之后笑出酒窝。他陪金道英看雨直到老师宣布课堂继续。

   

郑在玹这次不画老师了,他盯着坐在最后的金道英,本子里多了很多个穿着背带五分裤的小男孩,又单独勾了一对充满灵气的兔子眼。在郑在玹浮现出迷之微笑托着下巴潜心创作的时候,被他当作模特的金道英突然回头。两个人的视线自然是相遇,郑在玹惊讶了一会,然后朝金道英挑了挑眉。金道英又朝郑在玹微笑,郑在玹没来由的突然有点失望,垂下眼睛在已经画好的小朋友旁边写下DoYoung。而无意伤害哥哥的金道英在笑容从微笑升级之前转过身,首先断开了对视,装作咳嗽的样子用手遮住上翘的嘴角。

   

4

十天的时间有点长又有点短,郑在玹把学校发的表递给老师盖章签名的时候突然有一点点不舍。在放学的时候他叫住了金道英,递给他一颗桃味硬糖,从本子里挑了一张金道英的速写送给他。

  

“谢谢哥哥”金道英小心接过糖和画塞进书包。郑在玹已经习惯蹲下来和金道英讲话,此时他提出了一个即使是很久之后回想起来也会觉得自己变态的要求,“那道英给哥哥一个bobo吧”。确认过郑在玹想让自己亲他的眼神之后,金道英瞪大了他的兔眼,就差把诧异写在小脸上,明明平时妈妈都不经常要求自己给bobo。

  

已经开口了的郑在玹抛开唐突,为自己的举动找理由,“哥哥很喜欢道英,道英应该也不讨厌我吧?”其实他想问的是其实道英也喜欢哥哥吧,但又过分在意自己从小孩的微笑里解读出的“距离”,降低要求,只希望小孩不要讨厌自己。在郑在玹快蹲到腿脚发麻的时候,金道英凑过来嘴唇很轻地碰了下郑在玹的脸,然后第一次不跟他道别就跑出教室,当然跑出教室也是第一次,而且还用手捂住自己容易发红的耳朵。

   

真是可爱啊。

   

   

   

社会实践只是郑在玹漫长暑假的其中一小节,而高二暑假的比上高三的备考显然没有让郑在玹做到记忆犹新,在艺高的学习生活也只在他的人生里占了很小的一部分。高考之后他被第一志愿录取,得到交换生的名额之后又在外国辗转求学,在大学里从好看温柔功课厉害的学弟,变成好看温柔功课厉害很多人追但还是独身的学长。

   

跟金道英相遇的那个夏天对于郑在玹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一个夏天,久远到金道英在他的记忆里已经模糊成唱歌很好听的小男孩,名字的缩写是DY,而那个夏天里他画有金道英的那个本子也不知道被放置在哪里。倒是那个下雨天里自己偷偷录的小孩哼的歌,被一直保存下来,换过很多次手机都被完好备份下来,有雨声伴奏的那首小调陪他度过了很多个下雨的晚上。于是那首不成曲的小调治愈了郑在玹很多次。有时候他听着小男孩的声音,会想起来很多高中的事,被老师训,在开学前赶速写作业,自己作为模特却被画丑,甚至都已经想到那个小男孩子在暑期班最后一天亲过自己,可就是除了他的兔眼记不起来他的长相,除了声音就是记不起来他的名字。

  

郑在玹作为室内设计师已经有所成就,27岁年轻有为的郑在玹第一次开画展,工作中心美国和故乡韩国都有。刚好前不久受到母校邀请回校进行一次讲座,所以韩国画展的最后一站是自己毕业的艺高。时隔多年重回母校,郑在玹看到学生们身上的校服还是和当年自己的一样,再一次感叹自己年纪大。随后又想到兔眼小男孩子,现在也应该读高中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唱歌。

  

讲座开始之前主持人有对他做简单的介绍,自己要在台上接受学生的赠花。学生代表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出于礼貌对他商业微笑,眼神交接时他带着一点惊讶目光撞进一对好看的兔眼里。而最后握手时他看到男生右手内腕纹着的DoYoung。这一次郑在玹不只是惊讶了。郑在玹的字一直好看,好几年没有变过,那行英文分明就是自己的字迹。DY就是DoYoung。

  

郑在玹什么都想起来了,大脑里喜欢唱歌的小男孩又鲜活起来,十年间小男孩对郑在玹来说只是一段音频和一些模糊的记忆。再次对上金道英的眼睛时,高二那个暑假的记忆瞬间从大脑深处被翻出来,而关于社会实践的那十天不停的掠过,特别是金道英用独有的嗓音叫自己哥哥。你也来艺高读书,是有好好唱歌吧。

  

讲座结束之后主持人在收尾,自己下台之后就拜托这场讲座的负责老师帮忙把金道英叫到后台,还说是自己在韩国读书时教授的儿子。在等待的过程中,他终于理解了金道英紧张时喜欢咬下唇的习惯。

   

 

 

 

6

金道英被叫住的时候一头雾水,一直到被领到后台郑在玹的休息室还是不明所以,这位设计师刚刚在和自己握手时似乎看到自己内腕的纹身,还掰过来看了一遍,金道英虽然品学兼优宽容大度,但是郑在玹这么来一下他还是很在意的。

  

这个纹身是艺高入学之前纹的。他记得自己大概是7岁的时候被妈妈送去暑期班,那个时候金道英不太爱表达自己的想法,妈妈问自己想学什么,金道英说随便,所以就被送去学画画。暑期班里有一位在读高中的大哥哥,他听过自己唱歌,知道自己比起画画更喜欢唱歌,经常教他画画,又一直鼓励自己要坚持唱歌,结束那天送了他一幅画还要了自己的bobo。那幅速写自己一直留着,还框了起来,大哥哥在画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因为自己那时候太小了,也可能因为长大的时间太长,金道英已经忘记大哥哥叫什么长什么样,只觉得他是自己遇到过最温柔的人。因为哥哥的鼓舞,自己坚定了唱歌的梦想,也和妈妈坦白了想法,能一路走到现在,很多都归功于那位被自己忘记的哥哥,所以纹上哥哥写的自己的名字,是用来提醒自己的初心。

  

金道英敲开休息室的们,和郑在玹又握了次手。这次郑在玹没有掰金道英的手腕,他直接握紧了金道英想要抽回去的手,手往前伸大拇指点住内腕的那一串字母。

  

“道英”,十年之后郑在玹又叫了他的名字。

  

“你认识我?”金道英搞不清楚此刻的状况,被握住的手疯狂出汗,没被握住的手无处安放,出于礼貌,还是保持着与郑在玹对视,其实心里虚的要死。郑在玹也不答他,从后面的桌子拿了他的手机,点开了什么一直在翻找,然后插上耳机走过来给自己戴上。

  

搞什么啊。

  

而金道英的疑惑只存活到歌声的开始。再熟悉不过了,自己变声之前的声音和现在依旧会唱给雨听的调,不过它现在被自己写成一首完整的歌了。他看向郑在玹,送他画的哥哥突然有了具象,现在郑在玹笑出酒窝的样子和十年前的哥哥对自己笑的样子重叠。听到后来,金道英似乎只听得到雨声,看着郑在玹,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郑在玹给他画兔子,向妈妈提出要去学音乐,被艺高录取,为了保护嗓子戒掉的吃食,参加海选成功入围被选做练习生,一个人练习到好晚好晚。金道英自己在大脑里走马观花,十年一下子走完,他无法描述重新遇到郑在玹的心情,他感觉耳朵好像又红成当时亲郑在玹的样子。

  

郑在玹看着金道英眼眶蒙上水雾,好像又回到十七岁面对十个小孩子不知所措慌乱的样子。金道英是十个小孩子里最乖的一个,很好哄。伸手去轻抚他的后颈,久违地换上哄小孩的语气。

  

“我何止知道你,哥哥还是很喜欢道英哦”

  

 

 

被社会实践搞得很惨

第一次搞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谢谢大噶

诺俊和729的故事

从日记里抄过来的字

    

    

    

     

2018 3 23

仁俊是成年人了 gk让她同桌在下午的广播里给小朋友念生日祝福 之前也有过其他人给广播站投自己爱豆的生日祝福 我觉得这样很棒 直到下午我在宿舍听到那个给仁俊的祝福里有 妈妈永远爱你 我觉得有点糟糕

(其实这个时候我刚认识小条没多久 大条一个人都不认识(gk给安利的))

    

 

 

 

     

     

    

2018 3 25

李诺和仁俊两个小朋友真是又好看又可爱 诺俊的初恋感和德哈不一样 德哈是古堡里的秘密 诺俊是巷子里的夏天 诺俊是夏天汽水冰镇酸梅汤味的 

(三月看了黄桃密会和渴肤症 还有很多诺俊的故事 德哈是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2018 3 30

诺俊是巷子里的夏天 酸梅汤里的冰块 汽水里的泡 大雨前的热风 朝气蓬勃砰砰生长的青春期 啊

(已经溺在两个小朋友的少年感里了)

 

 

 

 

 

 

   

2018 4 23

李诺成年了

今天下很大雨 天气是诺俊味的 下大雨的时候想亲你

(我觉得雨天=诺俊味 所以雨季的时候很开心 下大雨的时候想亲你 是一篇文里的内容 可爱 开始有 天使的性 的脑洞 )

 

 

 

 

 

 

 

2018 5 9

今天是诺俊味 暴雨终于下下来了 华南终于下暴雨了

(其实我也不记得那个是不是今年夏天的第一场暴雨 这天发了 床边故事2 床边故事里的诺俊其实是在学校撸猫上瘾的副作用)

 

 

 

 

 

 

 

2018 5 15
 
(在日记本里写了天使的/性/第一章)

 

 

 

 

 

 

 

2018 5 29

(前面还有好多我看了都羞耻的话)未来可期

(29号为止我已经认识18个小朋友了 这一天写了很多关于条的事 夸了好久)

 

 

 

 

 

 

 

2018 6 12

(写完了天使的/性/第二章 和二段考凉了)

 

 

 

 

 

 

 

2018 6 13

(完结了天使的/性 那几天有台风 暴雨很多超开心) 

 

 

 

 

 

 

没有再记了因为我的日记本写完了 

我发现自己用了好多糟糕的形容 这个夏天认识了18个很棒的小朋友 写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收到你们的喜欢 十万分感谢 上面三张九宫格是早上激情追星的副作用 我有在写其他的诺俊 我们有缘下个故事见 

 

 

 

 

    

    

认真追星 努力学习

谢谢大噶 晚安


1/3